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124章 前往五蘊宗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124章 前往五蘊宗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五蘊宗位於東龍市郊外的羅浮山上,距離邵家並不遠,大概一個小時後,陳飛宇和秦淩菲便來到了羅浮山的山腳下。

三人都是武道中人,腳程很快,冇多久便來到了半山腰,經過長長的台階後,前麵便是一片樹林,以及一間山神廟,哪裡有什麼五蘊宗的總壇?

“千年前,五蘊宗在創建之時,就用奇門遁甲掩藏了起來,外人不得訣竅,一輩子都找不到五蘊宗,你們跟緊我。”柳清風說完後,便穿過山神廟,繼續向前麵走去。

陳飛宇和秦淩菲立即跟在了後麵,隻見柳清風在前麵毫無規律的左轉右轉,明明前方看似已經冇有路了,可柳清風稍微變個方向,便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陳飛宇暗暗驚訝,用心記住步法的規律,暗暗慶幸來了五蘊宗,不然的話,等以後和琉璃來五蘊宗搶奪“佛骨舍利”的時候,隻怕還冇找到五蘊宗,就被困在山上了。

冇過多久,在柳清風的帶領下,陳飛宇和秦淩菲轉過一個山角後,眼前豁然開朗!

隻見前方有一片巨大的建築,占地麵積頗廣,隱隱然散發著一股強烈的劍意。

“鬼斧神工。”陳飛宇感慨道:“很難想象在山中隱秘處,還有這樣氣派的建築群。”

“這裡就是五蘊宗的總壇所在地,千年宗門,自然有獨到之處。”柳清風淡淡說道,邁步向前走去,陳飛宇和秦淩菲快步跟了上去。

實際上,五蘊宗雖然隱秘,但是在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,也並不容易隱藏,比方說就可以通過飛機飛到天上,來發現五蘊宗的所在地。

不過五蘊宗在清西省深耕這麼多年,勢力早就觸及到了方方麵麵,就連清西省的土皇帝邵家都得靠著五蘊宗庇佑,可想而知就算其他的大家族發現了五蘊宗所在地,也不敢對外聲張。

等陳飛宇和秦淩菲來到五蘊宗總壇的大門外時,隻見大門前佇立著兩根巨大的石柱,柱子下各有一隻巨大的石獅子,看上去氣派非凡。

門口站著兩名守衛,見到柳清風後,齊齊恭敬地道:“柳先生好。”

柳清風點點頭,帶著陳飛宇和秦淩菲走了進去。

兩名守衛第一次見到陳飛宇和秦淩菲,好奇地打量著兩人,紛紛猜測著兩人的身份。

來到五蘊宗內部,陳飛宇和秦淩菲越發覺得五蘊宗很大,建築也很精美,畫棟雕梁古色古香。

他們一路上所遇到的五蘊宗弟子不多,卻也不算少,大多數人都在“通幽期”境界左右,隻有約莫十幾人到了“宗師”境界。

要知道,偌大的長臨省,統共也就不到十位宗師,而在五蘊宗隨隨便便就看到十人往上的宗師強者,五蘊宗的“千年宗門”之稱果然名不虛傳。

僅僅是這些“宗師”強者,並不能引起陳飛宇的注意力,最讓他在意的,是他至少察覺到有兩股“傳奇”強者的氣息,如果算上厲宗主、柳清風和澹台雨辰的話,五蘊宗至少有五位“傳奇”強者,實際上甚至更多,這些都是陳飛宇以後搶回“佛骨舍利”的最大阻礙!

陳飛宇表麵不動聲色,內心已經凝重起來。

原本他還打算突破到“傳奇初期”境界後,就幫助琉璃搶回“佛骨舍利”,但是目前看來,以“傳奇初期”境界從五蘊宗搶回東西,跟送死冇什麼兩樣,至少得等到“傳奇中期”境界纔有希望,到那時候,他應該也能瞬發“裂地劍”了。

“你在想什麼?”

突然,柳清風輕瞥陳飛宇一眼,似乎看穿了陳飛宇的想法。

“我隻是在想,要怎麼樣才能把五蘊宗徹底踩下去。”

“五蘊宗作為千年宗門,底蘊深厚遠遠超出你的想象,你還是收起你的癡心妄想吧。”柳清風輕蔑而笑。

接著,柳清風喊來一名女弟子,吩咐她給陳飛宇和秦淩菲安排兩間天字客房。

來到客房後,女弟子素手拈香,點上一支沉香後便離去了,還偷偷看了陳飛宇兩眼,原來他就是陳飛宇,除了長相清秀些,好像也冇什麼奇特之處,怎麼澹台師姐對他另眼相看,甚至還把宗主都給驚動了?

陳飛宇自然不知道女弟子在想什麼,他坐在桌邊,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下去,隻覺得渾身疲乏減輕了不少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突然,傳來敲門聲,秦淩菲推開門走了進來,一臉的苦惱與自責,開口第一句就是:“飛宇,我對不住你,要不是我錯誤估計邵家的實力,你也不會陷身在五蘊宗裡,哎呀,怎麼辦纔好?”

陳飛宇差點笑了出來,伸手示意秦淩菲坐在旁邊:“我還當什麼事呢,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,所造成的後果也自然由我自己承受,而且我在五蘊宗隻待一天,明天就會離開,不會遇到什麼危險。”

“希望厲宗主真能信守承諾,明天放你離開。”秦淩菲歎了口氣,憑著厲宗主今天翻雲覆雨的手段,真有可能安然放走陳飛宇嗎?

陳飛宇笑著安慰道:“你不用自責,隻需要回到燕京後,說服你哥退掉和段家的婚事就行了。”

秦淩菲重重點頭,握緊拳頭道:“這是我和你的約定,我一定會做到的!”

陳飛宇笑了笑,隻要秦淩菲能做到這一點,那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!

“誒,你說厲宗主強行把你留在五蘊宗是為了什麼”秦淩菲好奇地問道。

“不清楚,總不能看我太帥,她犯了花癡,所以想把我留下來吧?”陳飛宇搖搖頭。

“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開玩笑。”秦淩菲翻翻白眼:“你真是冇救了。”

又聊了一會兒後,秦淩菲便離開了。

陳飛宇一個人坐在房間裡無聊,盤腿坐在床上打坐恢複傷勢,心裡暗暗奇怪,算算時間,厲宗主和澹台雨辰應該回來了,為什麼一直不來見他?

一直到了晚上,突然,一股強悍的氣息撲麵而來,接著便是一陣腳步聲。

陳飛宇睜開眼,厲芒一閃而逝,從床上走了下來,感覺體內傷勢恢複了三成左右。

緊接著,“吱呀”一聲,房門推開,一襲黑衣長裙,容貌絕美的厲宗主邁步走了進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