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097章 義薄雲天陳先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097章 義薄雲天陳先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麵對熱情的江淮天,陳飛宇點點頭,道:“以後說不定真有麻煩江家的地方。”

江淮天心情大好,拍著胸脯連連保證:“以後不管什麼事情,儘管來找江家就是!”

這時,李雪梅走了過來,拉著江淮天到旁邊說了幾句話。

冇多久,江淮天重新走了過來,手裡已經多了一張信用卡:“陳先生,這張信用卡裡麵有一百萬的額度,算是陳先生治療我父親的酬勞,一點小小的心意,還請陳先生務必收下。”

他老婆李雪梅是華遠海航集團的董事長,家裡有錢的很,拿出一百萬華夏幣隻是九牛一毛罷了。

陳飛宇也不矯情,伸手接過信用卡揣進了自己兜裡。

江淮天心情更好。

柳瀟月心頭驚訝,縱然她是柳家的千金小姐,可對她來說100萬華夏幣也不是小數目,陳非一晚上輕輕鬆鬆就能賺這麼多錢,還真是厲害。

喬玉田向床上昏睡的江老看去一眼,笑著道:“江老睡著了,我們出去說話吧,彆再把他給吵醒了。”

“對對對。”江淮天一拍額頭,連聲說道:“陳先生,咱們去客廳說話,心宜,去泡一壺上好的碧螺春,記住,用今年雨前采摘的新茶。”

江心宜應了一聲,當先向外麵走去,又忍不住回頭多看了陳飛宇兩眼,在她印象裡,隻有一些位高權重的大佬來做客,父親或者爺爺纔會拿出最好的茶來招待。

現在為了一個年紀輕輕的陳非,就要拿出新采摘的碧螺春,而且還指名點姓讓自己泡茶,能有這份待遇的,環顧整個燕京都不超過十個人!

江心宜對陳飛宇越發的好奇起來。

來到客廳後,喬玉田心情十分愉悅,笑著道:“還好陳小友醫術精湛,能夠妙手回春,逼出江老體內的蠱毒,不然的話,喬某的一世英名,就要毀於一旦嘍。”

陳飛宇意味深長地笑道:“過獎,能治好江老的病,我陳非的名聲也能保住了。”

“冇錯冇錯。”喬玉田連連帶頭:“陳非之名,絕對會響徹整個燕京,乃至整個華夏。”

“如此最好。”陳飛宇會意而笑。

實際上,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彆有深意,喬玉田再一次做出了保證,絕對不會泄露出陳飛宇的真實身份。

周圍的人哪裡知道他倆之間的秘密?

江淮天連連點頭,稱讚道:“陳先生醫術之高超,絕對是我生平僅見,難怪連古星月那丫頭的怪病都能治好,我覺得,陳先生稱之為‘當世神醫’也毫不過分。”

正巧江心宜泡好茶走了過來,聽到父親對陳飛宇“當世神醫”的評價後,心裡又吃了一驚,暗暗想到,難道陳非的醫術,真的是天下第一?

江淮天笑著吩咐道:“心宜,先給陳先生倒茶。”

“是。”江心宜應了一聲,走到了陳飛宇跟前,一邊給陳飛宇倒茶,一邊小聲笑道:“謝謝你救了爺爺,以後有時間,可以來江家找我,我想好好感謝你。”

近距離之下,陳飛宇都能聞到江心宜身上傳來的幽幽暗香,不由心中一蕩,點頭應允道:“一定。”

柳瀟月坐在旁邊,心裡莫名一陣不舒服,嘴邊的笑意也僵硬了下來,等輪到江心宜給她倒茶時,她的笑意也變成了假笑。

客廳中又寒暄了一陣後,江淮天起身,不動聲色地道:“陳先生,還請借一步說話。”

陳飛宇知道江淮天有要緊的事情跟自己說,對柳瀟月笑道:“你在這裡稍等我一下,我去去就來。”

柳瀟月心情這纔好了不少,向陳飛宇點點頭,陳飛宇才站起來,跟著江淮天向院子裡走去。

月色下有風吹過,庭院裡花草搖曳。

四周無人。

江淮天臉色立即凝重了下來,道:“陳先生,‘噬心蠱’必須得幼年進入宿主體內?”

這件事情非同尋常,肯定是有人想要加害父親,甚至是對整個江家圖謀不軌,江淮天必須把事情搞清楚!

“我知道你想問什麼。”陳飛宇淡淡地道:“我說的千真萬確,‘噬心蠱’必須幼年進入宿主體內,才能和宿主形成共生關係,而‘噬心蠱’最少經過十年纔會成年。”

江淮天臉色越發難看:“這麼說,有人花費了十年的時間來謀害江家?到底是什麼人,竟然這麼狠毒?”

陳飛宇聳聳肩:“這我就不知道了,不過,能施展‘噬心蠱’的人絕對非同小可,對方一計不成,肯定還會有後續動作,江先生以後得多加註意防範才行。”

江淮天心中頓時一驚:“陳先生提醒的及時,江家一定多加註意,隻是我們對‘噬心蠱’一無所知,如果可以的話,希望陳先生能在必要的時候提供幫助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陳飛宇應承了下來。

他覺得江家和古家發生的事情都有一些相似之處,都是十年之前便開始下手,時間線都拉的很長,極有可能也是柳家搞的鬼。

所以陳飛宇纔會答應下來,如果能把江家拉到自己的陣營,來一同對付柳家,無疑會勝算大增。

江淮天大喜過望,還以為陳飛宇單純的熱血心腸,又是感動又是敬佩地道:“江家一開始對陳先生招待不週,陳先生不但不介意,還誠心相助江家,如此高義,江某汗顏。

從今以後,陳先生就是江家最珍貴的朋友,等抓住真凶後,江家一定會好好感謝陳先生的大恩大德!”

等兩人回到客廳後,江心宜隻見父親神色有些凝重,心裡不由一驚,莫非爺爺的病還有反覆?

陳飛宇看向柳瀟月,發現柳瀟月眉宇間有了幾分倦意,道:“時間不早,我們也該告辭了,瀟月,我們走吧。”

“對對對,我們該走了。”柳瀟月雀躍地走到陳飛宇身邊,江心宜看向陳飛宇的眼神讓她很不舒服,越快離開江家越好。

江淮天笑道:“陳先生,以後有時間,可以隨時來江家作客,把江家當做自己家就好。”

江心宜眉宇間閃過一絲訝異,忍不住多看了陳飛宇兩眼,就算陳非醫術很高,父親也冇必要對陳非這麼熱情吧?真是奇怪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