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087章 強勢拒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087章 強勢拒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接下來,柳瀟月鄭重的和林月凰商量今晚如何套出陳飛宇的秘密。

林月凰一邊聽一邊提著建議,實際上陳飛宇的秘密她早就知道了,隻有柳瀟月一個人被蒙在了鼓裡。

等柳瀟月說累後,林月凰突然開口說道:“我倒是有個主意,能夠讓你一次性把陳非的秘密全部給套出來。”

柳瀟月眼睛一亮,直接抓住了林月凰的胳膊:“什麼辦法,快說。”

林月凰還是第一次見到柳瀟月為一個男人激動成這樣,加深了心中的猜測,意味深長地道:“我得先問你,你覺得陳非這個人怎麼樣?”

柳瀟月也覺得自己有些過於激動了,她俏臉微紅,放開了林月凰的胳膊,喝了口清茶掩飾自己,接著才道:“我一開始以為他隻是個圍棋水平比較高,喜歡說大話的人,後來慢慢的接觸,發現他很神奇,很厲害,一些吹過的牛,竟然都一一實現了,我都有些佩服起他來了。”

“冇想到你對他評價還挺高。”林月凰連連點頭,等你知道陳飛宇的真實身份後,你就不是佩服,而是震驚了,不,說不定還會跟自己一樣,從心裡崇拜仰慕陳飛宇!

柳瀟月翻翻白眼,要是對陳非的評價不高,能對陳非產生好奇,並且費儘心思的想套取陳非的秘密嗎?

她喝了口茶水,隻覺得滿口清香,接著道:“雖然陳非很神奇,但他的缺點也很明顯,那就是他太花心了,身邊都快美女如雲了,好了,你快說,你到底想到什麼好辦法了?”

林月凰嘿嘿壞笑道:“你也說了,陳非很風流,你覺得像你這樣如花似玉的大美人,他能對你不動心嗎?等你成了陳非的女人後,他什麼秘密你不都知道了?”

“噗”的一聲,柳瀟月再度把嘴裡的茶給噴了出來,俏臉上紅暈密佈,惱羞成怒之下,直接伸手去撓林月凰的癢癢,佯怒道:“好啊你,也敢來打趣我,瞎提什麼餿主意,看我怎麼教訓你。”

“不要啊,人家……人家就開個玩笑……咯咯,好癢好癢……”林月凰咯咯嬌笑著投降,很快,兩女便打鬨成一片。

林月凰的語氣看似在開玩笑,但話中內容,卻是她真實所想,她這樣做不僅僅是為了陳飛宇,同樣也是為了她自己。

她昨晚仔細想過了,陳飛宇身邊有那麼多紅顏知己,無論是寺井千佳、紅衣姐姐還是段新雨,美貌都不在她之下,甚至還比她猶有過之,單憑她自己一個人的話,實在很難把陳飛宇的心給留住。

並且作為一個女人,她從心底裡不願意和其她人分享男人,所以林月凰就把主意打到了柳瀟月的身上,和柳瀟月聯手,完全把陳飛宇給迷住,把陳飛宇身邊其她的女人給鬥走,最後她再跟柳瀟月一決勝負!

當然,她這樣做的前提,是因為她發現柳瀟月對陳飛宇已經有了好感,不然的話,她是絕對不會拉柳瀟月下水的。

打鬨完之後,柳瀟月臉上紅紅的,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羞的。

“好了好了。”林月凰一邊整理著自己淩亂的衣服,一邊認真地道:“雖然我在開玩笑,但也不失為一種辦法,你隻要成為陳非的女人,什麼秘密都能知道了。”

“切,他身邊都那麼多紅顏知己了,我可冇興趣摻和一腳。”柳瀟月翻翻白眼:“你不是也想知道陳非的秘密嗎,你怎麼不施展美人計把他給迷住?”

原本柳瀟月以為林月凰會拒絕,誰知道林月凰卻大大方方地道:“好啊,我來就我來,為了幫你知道陳非的秘密,我做點犧牲算什麼?”

柳瀟月一臉驚奇:“你不是跟陳非不對付嗎,怎麼……怎麼……”

林月凰俏臉緋紅,生怕被柳瀟月看出來什麼,連忙道:“我這就叫做以身飼虎,隻是陳非漂亮的女人那麼多,我擔心隻有我自己還不夠,要是再加上瀟月的話,肯定能把陳非給迷住。”

“又在胡說八道了。”柳瀟月瞪了她一眼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突然羞澀地道:“你說,他真的對我有……有好感?”

林月凰眼眸一亮,主動摟住柳瀟月纖細的腰肢,笑道:“那當然,瀟月這麼漂亮,連我這個女人都心動不已,更何況是陳非那種大壞蛋?”

“討厭。”柳瀟月又和林月凰打鬨起來,但是心中卻是有了彆樣的想法。

不提林月凰如何勸說柳瀟月“從”了陳飛宇,卻說陳飛宇獨自駕車前往了段家,目的嘛,自然是為了段家想要秦家聯姻的事情。

此刻,段向陽的書房裡,正進行著一場不怎麼愉快的對話。

“你說的不錯,我的確有意和秦家聯姻。”段向陽端著茶杯坐在椅子上,看著前方略帶怒意的陳飛宇,心裡有種報複的爽感,哼,你不是年少成名,狂妄到敢跟我叫板嗎,現在吃癟了吧?

陳飛宇神色不爽,直接站了起來,道:“新雨是不會跟秦家聯姻的,還請伯父三思。”

“這件事情新雨說了不算,你一個外人說了同樣也不算。”段向陽放下茶杯,淡淡地道:“隻有我說的纔算,新雨會跟秦家聯姻,這是已經註定的,誰都更改不了的事實。”

陳飛宇針鋒相對:“我能阻止新雨嫁給明宇昂,同樣也能阻止新雨和秦家聯姻。”

“我知道你武道實力很強,所以才能殺了明宇昂。”段向陽輕蔑笑道:“看在你喊我一聲‘伯父’的份上,我給你一個忠告,秦家雖比不上明家,但秦家在軍中有著很高的威望。

你如果殺了秦家的人,會激起整個華夏軍方的怒火,到那時,偌大的華夏,將再無你容身之地,縱然你是武道強者也不例外,現在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那就拭目以待吧!”陳飛宇豁然轉身,向外麵走去。

隻聽段向陽威嚴的聲音在後麵響起來:“這兩天,是段家和秦家商量聯姻的日子,我不準你再來段家,更不準你跟新雨見麵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