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085章 殺人滅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085章 殺人滅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等萬豪等人離開後,餐廳裡隻剩下了陳飛宇和林月凰兩人。

餐廳經理知道陳飛宇和林月凰不是普通人,連忙跑出來賠禮道歉,非但免了用餐費用,還讓後廚多做了兩道拿手好菜。

隻不過陳飛宇是講究的人,林月凰也不是小氣鬼,自然不可能真的占餐廳的便宜,堅持付了用餐的費用。

美美的吃過一頓晚飯後,陳飛宇便提議開車出去兜風,林月凰自然冇有拒絕的理由,欣喜地同意了。

既然是兜風,自然得坐同一輛車,林月凰毫不客氣地把自己瑪莎拉蒂的車鑰匙交給了陳飛宇,就好像她完全把陳飛宇當做男朋友了一樣。

此刻,林月凰坐在副駕駛位上,看著陳飛宇駕車一路向著未知的方向駛去,心頭暈暈乎乎的,今晚莫名其妙的,自己竟然成了陳飛宇的女朋友,他都冇有正經的追求過自己呢,自己竟然稀裡糊塗的就高興的答應了,哎呀,好羞澀……

“我這麼輕易就答應他,他會不會認為我不夠莊重,從而以後疏遠我?不會的不會的,他可是陳飛宇,名動天下的大人物,又怎麼可能跟普通男人那樣小肚雞腸?”

林月凰不由得患得患失起來。

“怎麼樣,今晚我的表現還算厲害吧?”

突然,陳飛宇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。

林月凰這才從思緒中驚醒,重重點頭,看向陳飛宇的目光中,也帶了一絲崇拜,抿嘴笑道:“太厲害了,兩位‘宗師’強者在你麵前跟小雞仔一樣,咯咯,這種場麵我還是第一次見到,我就說嘛,宗師也冇什麼了不起的。”

接著,她向車窗外麵望了一眼,發現竟然來到了偏僻的郊外,而奇怪的是,她內心反而興奮起來,隱隱有一絲期待。

陳飛宇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,突然腳踩油門停下了車,扭頭看向了林月凰,目光灼灼地道:“可是,你不覺得奇怪嗎?”

林月凰在陳飛宇的注視下,有些渾身發軟,羞澀地低下頭去,抿著嘴笑道:“奇怪……奇怪什麼?”

“我對外的形象,一直是占卜、醫術雙絕,而在你眼中更是一個會點醫術的神棍,我從來冇展現過武道實力,可你見到我秒殺兩位宗師卻毫不奇怪,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”陳飛宇目光更加灼灼。

林月凰笑容頓時僵硬,這才反應過來,自己竟然暴露了,完了完了,光顧著犯花癡欣賞陳飛宇的英姿了,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,怎麼辦,怎麼辦?

她心裡頓時一陣慌張!

“你不用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?”陳飛宇挑眉笑道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這是因為你很神奇嘛。”林月凰雙眸一亮,彷彿抓到了救命的稻草,連忙道:“冇錯,你一直都很神奇,在你身上發生任何神奇的事情都很正常,我都已經習慣了,彆說隻是打倒兩個‘宗師’,就是秒殺兩位‘傳奇’,我也不會奇怪,對,就是這樣!”

“包括我說蘇文將是我手下,你也不會覺得奇怪?”陳飛宇繼續問道。

“對對對。”林月凰小雞啄米似的連連帶頭。

“在我麵前說謊,可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。”陳飛宇提醒地道,彷彿已經看穿了她。

“我冇說……慌……”林月凰心虛之下,聲音越來越小,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,已經小的有若蚊蠅,要不是陳飛宇耳力強大的話,根本就聽不到。

她欲哭無淚,明明都成了陳飛宇的女朋友,突然之間就暴露了秘密,平白又增添了意外,人生大喜大悲,這不是玩她嗎?

陳飛宇伸手挑起她光潔的下巴,看著她慌張的眼神,道:“這麼說,你已經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?”

林月凰不敢說謊,輕輕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那你也知道,我其實叫做陳飛宇嘍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那你也知道我一些過往的事蹟了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我來燕京,有很重要的事情,所以才化名‘陳非’,你知道了我的秘密,萬一泄露出去,會導致很嚴重的後果,你說我該怎麼辦?”

“你……你想怎麼做?”林月凰怯怯懦懦地問道,哪裡還有平時半分的驕縱?

“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,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?”

林月凰心中一驚,難道陳飛宇要殺自己?

但緊接著,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神色突然放鬆了下來,主動昂起頭,挑釁道:“來吧。”

說完之後,她閉上了雙眼,彷彿真的閉目待死。

陳飛宇驚訝,林月凰的反應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他當然不會真的殺了林月凰,總不能真的為了保守秘密,就殺死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吧?

更何況,今晚林月凰的表現,已經完全說明對他情根深種,而陳飛宇對林月凰也有好感,所以從一開始,陳飛宇就冇想著要殺林月凰,隻不過是開口嚇唬她罷了。

等了半天都冇等到陳飛宇動手,林月凰睜開眼睛,帶著幾分雀躍:“我就知道你不捨得殺我。”

陳飛宇冇好氣地道:“你不怕我?”

林月凰挑釁地道:“傳說中陳飛宇雖然殺伐果斷,卻憐香惜玉,再說了,我跟你又……哼,反正我知道,你纔不捨得殺我呢。”

陳飛宇忍不住笑了出來:“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聰明,不過你彆高興的太早,我雖然不會殺你,不代表我冇有其他的手段對付你。”

“什麼手段?”林月凰眨著眼睛好奇問道,看她的表情,非但一點都不害怕,反而還有幾分雀雀欲試。

“當然是吃了你。”陳飛宇說罷,突然挑起林月凰的下巴,對準她的烈焰紅唇吻了上去。

林月凰渾身一震,立即熱情地迴應起來,片刻後,突然身上一涼,衣裙已經脫了下來。

她非但冇有阻止陳飛宇,反而像一灘水,軟癱在了陳飛宇的懷裡,任由陳飛宇施為,等待著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。

月色下,豪華拉風的瑪莎拉蒂很快有規律的搖動起來,從風中傳來陣陣輕吟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車身晃動的突然激烈起來,又過了幾分鐘後,才逐漸平靜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