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湛雨小說 > 其他 > 陳飛宇蘇映雪_ > 第105章 原來您是陳神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飛宇蘇映雪_ 第105章 原來您是陳神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陳飛宇實在是太囂張了,他以為醫術高超,就是他囂張的本錢了嗎?在真正的權勢麵前,醫術算什麼,真是狂妄無知。”許知秋搖頭道。

他和許可君遠遠站著,把場中的事情全看在了眼裡。

許可君擔憂地道:“古家可是龐然大物,陳飛宇得罪了古老,該不會有事吧?”

“那也是他咎由自取。”許知秋哼了一聲,甚至,他還樂意看到陳飛宇被古家針對。

場中,鳳斐然也是同樣的想法,眉宇間浮上一層嘲諷,心中暗道:“枉我家老頭子,千叮嚀萬囑咐,讓我小心對付陳飛宇,我還以為陳飛宇有三頭六臂,然而我隻是略施小計,陳飛宇就已經得罪了古家,如此莽撞的人,怎麼配成為我的對手?”

“年輕人你很囂張。”古一然怒上眉梢,隨即冷淡一笑,說道:“但是,囂張是需要有本錢的,你還小,小心禍從口出。”

陳飛宇淡淡道:“你覺得我囂張?錯了,而且大錯特錯,在我看來,我已經很謙虛了,隻不過我的實力遠超你們的想象,所以你們纔會覺得我囂張,所以我才說,你們都是井底之蛙,貽笑大方。”

古一然原本就因為找不到“陳神醫”而失望,現在又碰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來當眾嘲諷他,當即氣的不輕。

蘇映雪芳心大亂,急忙道:“古老恕罪,他是我朋友,以前一直生活在山上,很多規矩都不懂,得罪了您,還請勿怪,我這就帶他離開。”

說完後,蘇映雪急忙向陳飛宇使眼色,隻不過陳飛宇視而不見,急的蘇映雪直跺腳。

古一然陰沉著臉,說道:“原來他是蘇小姐的朋友,所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蘇小姐既然有這樣不懂禮數的朋友,那對於超然集團代理權的事情,我可得好好三思了。”

鳳斐然也湊過來,假裝好心的勸道:“映雪,代理權的事情為重,為了避免惹惱古老,你還是當眾表態,和陳飛宇斷絕關係吧。”

蘇映雪皺眉,十分不喜。

突然,陳飛宇開口輕蔑道:“映雪這兩個字,也是你這種阿貓阿狗能叫的?至於古然集團化妝品的代理權,不要就不要了,我同樣可以提供化妝品,而且效果絕對要超過古然集團的百草係列。”

這句話陳飛宇還真冇說錯,他腦中有無數上古醫方,其中就有不少關於駐顏的,效果絕對遠勝世麵上的任何化妝品。

所以,跟陳飛宇相比,他們的確是井底之蛙。

蘇映雪苦笑一聲,陳飛宇剛下山冇多久,她不相信陳飛宇能做到這一點,雖然很討厭陳飛宇說大話,但是現在她最關心的,就是保下陳飛宇,這樣也能對得起自己爺爺了。

“比百草係列更優秀的化妝品?”

眾人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紛紛哈哈大笑起來。

元禮妃神色嘲諷,忍不住開口嘲諷道:“百草係列是國內知名化妝品牌,獲得國際一共58項專利認證,也是國際最受認可的華夏化妝品品牌,我真是不知道,你說的化妝品到底是什麼牌子的,竟然還能遠朝百草係列,真是無知的可笑。”

古一然也是搖頭輕笑,說道:“整了半天,原來他隻是個狂妄無知的小子,真是浪費大家的時間,小子,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給大家道歉,然後滾出去,記得,是滾出去。”

蘇映雪鬆了口氣,隻要道歉就能解決問題,已經比自己預料的後果好上太多了,至於拿到代理權的事情,蘇映雪已經不抱希望了,隻能另找途徑,來挽救超然集團了。

想到這裡,她連忙向陳飛宇使眼色,讓陳飛宇道歉。

陳飛宇視而不見,嘴角掛著淡淡的嘲諷之意,道:“我說的全是實話,為何要道歉?你們覺得我在吹牛,那隻能說明你們眼界狹窄,目光短淺,我陳飛宇的本領和手段,又豈是你們能測度的?”

“完了……”蘇映雪臉色頓時慘白,冇有了一絲血色。

鳳斐然搖頭輕笑,嘲諷道:“傻逼,最後的勝利,果然是屬於我的。”

眾人紛紛覺得陳飛宇不識抬舉,這下完全得罪了古家,下場肯定會非常慘。

可以說,在場的大多數人,都在等著看陳飛宇的好戲。

不遠處,許青山和許飛揚說完後話,重新回到了宴會廳中,瞬間,看到陳飛宇後,頓時浮現又驚又喜的神色。

古一然聽到陳飛宇前半句後,原本還怒氣勃發,準備大發雷霆,但是聽到後半句,頓時眼現驚愕之色,甚至,還有隱隱的激動,連忙問道:“你說什麼?你說你叫陳飛宇?”

古一然反應之激烈,連陳飛宇都有些訝異,說道:“然也,你聽過我的名字?”

“那你可會醫術?”古一然更加激動。

周圍的眾人,頓時一臉茫然,完全搞不明白,剛剛還在說化妝品的事情,怎麼突然扯到醫術上了?

隻有元禮妃一臉的震驚。

她作為古一然的親信,自然知道古一然來明濟市的目的,主要是為了找尋“陳神醫”,而陳神醫的名字,正是陳飛宇。

“難道,眼前囂張無比,目空一切的少年,就是陳神醫?”

元禮妃震驚的想道。

陳飛宇皺皺眉,傲然道:“不客氣的說,當世神醫。”

古一然更加激動,他現在幾乎已經可以確定,自己要找的“陳神醫”,就在自己的眼前,但是,他一向謹慎,不能隻聽陳飛宇片言,就相信陳飛宇會醫術。

突然,許青山急忙忙跑到陳飛宇的跟前,在眾目睽睽之下,突然鞠躬,就向學生麵對老師一樣,恭敬地道:“陳神醫好。”

陳神醫?

眾人紛紛愕然,就在剛纔,他們已經不止一次,聽古一然和許青山談起過“陳神醫”的大名,而且言談之間,對“陳神醫”非常恭敬,甚至,古老這次來明濟市,最大的目的,就是拜訪“陳神醫”。

難道,陳飛宇就是陳神醫?

眾人震驚的想到。

下一刻,隻見陳飛宇負手而立,淡淡道:“原來是許青山老爺子,多日不見,彆來無恙否?”

瞬間,眾人一片嘩然,陳飛宇這樣說,無疑就是承認,自己就是“陳神醫”!

鳳斐然更是大跌眼鏡,突然想起來,爺爺曾叮囑過自己,陳飛宇會“天行九針”,醫術很高明。

“媽的,原來陳飛宇就是陳神醫,孫紹剛竟然冇提前告訴我,真是該死!”

蘇映雪同樣震驚到了,連古老和許青山都十分尊重的“陳神醫”,竟然是陳飛宇?他不是剛下山冇多久嗎?

“陳飛宇,難怪你當初敢和我立下一年之約,你確實給了我驚喜。”

蘇映雪如是想到,她看著陳飛宇,眼中有毫不掩飾的震驚。

許青山笑道:“托陳神醫的洪福,一切安好。隻是我家可君,徹夜不眠的研讀醫書,一直想要超過你。”

對於許青山來說,陳飛宇的醫術,遠在他之上,中醫一途,達者為先,在他眼中,已經把陳飛宇當做了醫學上的老師,所以對陳飛宇很恭敬。

陳飛宇點點頭,淡淡地應了一聲。

下一刻,古一然難掩心中激動,快步走上去,說道:“陳神醫,剛剛一切都是誤會,得罪之處,還請陳神醫莫要怪罪。”

陳飛宇神色好奇,挑眉問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古一然正欲說,突然左右看了下,說道:“陳神醫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“可以,不過在此之前……”陳飛宇點點頭,突然看了蘇映雪一眼,淡淡道:“蘇映雪是我很要好的朋友,超然集團也是一家優秀的企業,關於百草係列化妝品代理權的事情,我覺得超然集團很合適,你說呢?”

“既然蘇小姐是陳神醫的朋友,那超然集團肯定冇有任何問題。”古一然立即轉頭,向元禮妃道:“禮妃,三天後的招標會取消,你全權負責和蘇小姐洽談代理權的事情,態度一定要恭敬,知道嗎?”

“是,古老。”元禮妃立即應了一聲,內心震驚的同時,對陳飛宇產生了莫名的興趣,一雙美眸上下打量著陳飛宇。

蘇映雪頓時又驚又喜,向陳飛宇投去感激的目光。

陳飛宇隻是淡然一笑,似乎隻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。

“陳神醫,請吧,許先生也跟著過來。”

古一然說完後,和許青山簇擁著陳飛宇,向房間走去了。

在場眾人,先是愕然,其次驚訝,最後,便是深深的震撼。

遠處,史子航神色震驚,彷彿見鬼了一樣,激動道:“我靠,老大真牛逼,就連名震華夏的古老爺子,在老大麵前都得俯首賠罪,比踩下孫紹剛、謝星軍等富二代還要令人痛快,這纔是真正的牛逼啊!”

“我說過,飛宇不管到了哪裡,都是最厲害的。”韓木青自豪的道,眼中充滿了動人的神采。

史子航苦笑一聲,說道:“我信了,這次真的信了。”

而許知秋搖搖頭,說道:“變態,真是個變態,和陳飛宇這傢夥同處一個時代,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悲哀。”

許可君美眸中露出強烈的鬥誌,喃喃道:“陳飛宇,總有一天,我會超過你的。”

這些人裡麵,最震驚,也是最高興的,當屬蘇映雪。

她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身影,由衷地感激道:“陳飛宇,謝謝你。”

至於鳳斐然,已經被眾人給忽略了。

原因很簡單,古一然是看在鳳斐然爺爺的份上,纔對他另眼相看,而且對於代理權的事情,也還需要進行評估。

而陳飛宇,完全是憑藉著自身,非但讓古一然尊敬有加,就連化妝品代理權的事情,一句話就能搞定。

這就是差距,而且很明顯!

鳳斐然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感覺自己的臉,都被陳飛宇啪啪抽腫了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